<code id="83cnp"><cite id="83cnp"></cite></code><th id="83cnp"><dd id="83cnp"><dfn id="83cnp"></dfn></dd></th>

        <code id="83cnp"><cite id="83cnp"><ol id="83cnp"></ol></cite></code><var id="83cnp"></var>

      1. 您好!歡迎來到煤礦安全網!

        *憶父親*

        作者:李向軍 2022-06-16 來源:煤礦安全網 父親

          我的父親是原蒲白礦務局一名掘進工人,從事煤礦工作32年,見證了蒲白礦務局從小到大的發展歷程。每當回憶起父親講過煤礦的故事。雖然談不上傳奇,但是每一個故事都留在了我的心里,滲入我的細胞無法抹去。

          我的父親是上個世紀七十年代響應國家的號召參加三線建設的。他也像那個年代的熱血青年一樣,唱著歌兒坐著卡車來到了蒲白礦務局;投身到轟轟烈烈的三線建設當中,當時人們親切的稱呼是“三線戰士”。

          父親告訴我,當時的煤礦很苦很苦,但似乎所有的人都有著戰天斗地的意志,沒有一個人叫苦叫累,他們都有一個愿望,是干好自己的本職工作,為煤炭事業奮斗。

          當時他們的住宿環境非常的差,建設指揮部設在野外的帳篷里,領導干部同職工吃住在一起,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是那樣的其樂融融。夜間,寒風瀟瀟。寒流順著帳蓬的縫隙嗖嗖的往里鉆。但卻沒有一個人怨聲載道,只是笑對人生。七十年代中國的糧食比較緊張,當時的人們吃不飽飯是常有的事,但是他們毫不畏懼,心里只想著一個事兒,怎樣才能完成生產任務。

          當父親回憶起在建井處生活工作的那段時光,不由得潸然淚下,他說,在七十年代,掘進工藝是非常落后的,推、扛、抬是掘進工的基本功,每個掘進工到工作面時都要扛生產材料,三個來回下來將近3000多米,每人平均每個班要裝15礦車的石渣,每個班每天掘進10米,支棚10 架。父親風趣的說如果比耐力、比韌勁、比吃苦、比奉獻,煤礦工人堪稱世界第一。

          父親經常告訴我,他的一生最愧疚的是對家人的關心照顧不夠,由于常年工作在外很少回家,家庭的重擔壓在我母親的肩上,沒有在父母的面前盡孝,沒有時間照顧自己的兒女,沒有盡第一個丈夫應盡的責任,他說,事業與家庭不能兼得,我只能為了事業而奮斗。

          最讓我父親自豪的是,他走南闖北30多年建成了一個又一個礦井,修成了千里煤炭運輸專線,如今蒲白發展蒸蒸日上,內心別提是怎么的高興,他感到很自豪很驕傲。

          父親節前夕,我回到故鄉來到了他的墳前,送上一束鮮花,斟滿一杯濃濃的香酒,給他講述現今蒲白的發展,相信他聽了我講的蒲白故事會非常的高興,我還要告訴他,我要繼承他的遺志,在新蒲白發展的征途上繼續努力工作,做出新的貢獻。

        煤礦安全網(http://www.panosalado.com)

        備案號:蘇ICP備12034812號-2

        公安備案號:32031102000832

        Powered By 煤礦安全生產網 徐州網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使用手機軟件掃描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關注我們可獲取更多熱點資訊

        感謝網狐天下友情技術支持

        亚洲欧美国产综合情